威尼斯人网上娱乐

新闻中心
行业新闻Industry news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风电奔向“平价”时代

发布时间:2018/10/25  作者:  来源:中国能源报  访问次数:

  “今年前三季度国内新增风电装机达到1219万千瓦,发电量超过2600亿千瓦时,相当于去年全国风电总发电量的87%。可以预见,今年风电的发电量和贡献值,都会明显超越去年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时璟丽日前在2018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上透露。
  告别“野蛮生长”,逐步走上“以质取胜”之路的中国风电正面临新的考验:实施“竞价”,迎接“平价”。
  平价之路不平坦
  时璟丽称,总体上看,国内陆上风电的单位千瓦投资成本与国际相比,处于平均水平偏下,但电价水平与国际相比,处于平均水平偏上。“之所以造成这一结果,主要是政策实施方面存在一些障碍,使国内风电电价很难做到与成本同步下降。”
  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的研究,2015—2018年,四类资源区陆上风电的标杆电价降低了0.04—0.11元,这表明,风电距离平价目标仅完成了30%的任务量,还有近70%的任务量需在“十三五”后半段完成。
  据介绍,如果按照今年上半年国内风电开发普遍成本计算,各地区平均度电补贴的强度是0.12元,如果按照当前四类地区标杆电价来计算,平均度电补贴强度是0.16元,实现平价上网目标仍面临较大挑战。
  按照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的预测,“十三五”后半段,陆上风电电价降价潜力达到10%—20%。到2020年,“三北”地区风电电价有望下降到0.32元。
 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表示,过去10年,通过高塔架、翼型优化、独立变桨、场群控制和测风技术等技术创新,我国风电发电效率提高了20%—30%,发电量提升了2%—5%,运维成本下降了5%—10%。在技术创新、规模效应的双重促进下,我国风电设备价格降低了近65%,风电场开发造价降低了近40%,与此同时,发电性能和可靠性得到进一步提高。
  “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,未来3—5年,我国可再生能源将实现平价上网,未来,其成本甚至将低于化石能源。”武钢称。
  如何平价才科学
  平价是大势所趋。但平价的路径和策略如何设计才是最科学的?
  华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骥表示,风电平价上网不应“一刀切”。
  “虽整体上看,行业还没进入平价时代,但一些具体项目已经实现平价。比如,某些项目,部分电量是按照标杆电价来结算的,但还有很大一部分电量是通过市场交易进行的,电价低至0.05元/千瓦时。” 何骥说。
  有与会人士告诉记者,冀北电网的燃煤上网电价与冀南电网的差距不足0.01元,但冀北区域的风速要比冀南好很多,风电年等效利用小时数甚至能多出500小时,在这种情况下,对标当地的燃煤上网电价,实现风电平价,并不是最合理的选择。
  上海电气风电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马文勇认为,整体来看,“三北”地区有望最先实现平价。
  “应该清醒认识到今天的'三北'地区和十年前迥然不同,除了电价政策不同外,风资源也有很大差异,'好风'更少了。 ” 马文勇说。
  时璟丽表示,除了技术驱动外,完善政策环境是尽快实现去补贴不可或缺的条件。这主要涉及到非技术成本的降低。
  “与此同时,要建立一些新的机制。如建立可再生能源配额制,解决风电消纳问题;实施绿色证书制度,提升使用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积极性;建立市场化交易的方式,推动分散式风电的发展。” 时璟丽说。
 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看来,现在制约风电产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根本转变,成本和技术已不再是最大的制约因素。亟待打破传统电力体制机制中的一些障碍,从而进一步推动风电迈向平价。
  平价挑战咋应对
  今年以来,风电整机招投标报价已下降了近1000元/千瓦,最低单位千瓦报价甚至跌破3000元大关。
 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原理事长石定寰提醒,在实现风电平价上网的过程中,要把高质量和平价结合起来,不能为了平价,牺牲质量。实现平价需要在规划、选址、机组选型、制造、运行维护等各个环节上降本提质。
  远景集团创始人兼CEO张雷表示,不应停留在采购机组降低100元或者200元的惯性思维上, 应运用更系统的方法,思考和探寻风电度电成本下降的根本路径。风机发电量每提高1%,就相当于单位千瓦造价降低了150元。可再生能源的本质是通过技术创新提升发电量,从而降低度电成本。
  武钢认为,当前风电发展迎来新的时期,面临市场竞争、电价退坡、弃风限电、补贴拖欠、生态环保等诸多挑战,设备供应厂商、开发商等整个行业都在积极面对,进行各方面的探索,但政策的持续性对行业稳定发展至关重要,尤其是在经济波动期,信心决定资源的配置走向。
  “平价成为中国风电的新标识,由此而来的降本压力不断传导至设备环节,但拼价格而不是拼电量,很可能伤害到风电的价值和投资商的利益。这意味着,传统价格竞争已不适应,且无法引领风电平价新时代。” 远景能源副总裁兼首席产品技术官王晓宇表示。
  武钢认为,我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已告别“明星制造”时代,进入到新的阶段,需要逐步完善风电产业链的协调发展,促进风电产业的调整升级,提高风电产业的综合效益。
  “竞价”也好,“平价”也罢,风电面临的竞争绝不仅仅来自风电内部,而是来自传统化石能源和其他类型可再生能源。因此,对于“长跑”的风电产业来说,平价不是终点,只是起点。